首页 »

四个全面:习式思想理论化与国际化

2019/9/20 22:18:12

四个全面:习式思想理论化与国际化

 

近日,人民日报以五篇头版呈现的“本报评论员”文章来为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造势。在网络舆论场上,诸如“学习小组”这样具有官媒背景的微信账号也在进行解读。此种大规模宣传,也使“四个全面”受到了广泛关注,甚至有外媒认为“四个全面”将成为习式指导思想。“四个全面”能否成为习式指导思想还有待观察,但“四个全面”的推出,至少有两个新信号,即习近平思想进入理论化的快车道以及习式思想国际化的新尝试。

 

中国共产党指导思想在去年的四中全会上已经由三变四。与之前三中全会不同,四中全会公报中的有关指导思想的描述为,“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这是首次将涉及习近平的内容与党内其他指导思想并列。不过,由于相关的内容并没有写入党章,故而还以“深入贯彻”作为描述搭配。科学发展观在尚未写入党章前亦是如此。

 

根据惯例,中国共产党每一代主要领导人都会提出自己的独特理论并写入党章。所以习近平是否会提出自己独特的理论主张,提出什么样的理论以及哪个理论会写入党章,这些问题就很引人关注了。

 

作为一名具有鲜明个性和政治魄力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习近平在上台后发表了很多有价值的讲话并提出了一些重要的观点,如中国梦、新常态等等。习近平的语言风格鲜活直白,这使得习的讲话很有感染力和传播力。作为一名执政者,跳出官话和套话的习式讲话能够让民众很容易理解他的观点和主张,所以也才会有新近推出的《习近平用典》和《平易近人》这样专门解读习式讲话的图书出现。

 

相较以平易近人的口语化语言,“四个全面”更有哲学气质与理论气质。党报的系列评论也是从这个角度来论述“四个全面”的。而“四个全面”在官方措词上也与毛和邓等的理论地位相近。党报的评论称,“(四个全面)是我们党治国理政方略与时俱进的新创造、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新飞跃”。

 

在经历过初步盘整后,中国的发展已经进入建设性的新阶段。鉴于此,中央层面提出一套统一思想、统领中国发展总纲的理论也是十分必要。这从年初第一次集体学习上就可以看出端倪——辩证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论。习近平在这次讲话中提到,辩证唯物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我们党要团结带领人民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须不断接受马克思主义哲学智慧的滋养,更加自觉地坚持和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增强辩证思维、战略思维能力,努力提高解决我国改革发展基本问题的本领。

 

“四个全面”的提出标志着新一代领导人的政治思想进入了理论化的快车道,外媒称之为习近平的“理论标志”也并不为过。即便“四个全面”不是习式思想的集大成者,但“四个全面”的理论内核则有可能成为习式理论拓延发展的重要骨架。

 

从官方措词看,其理论地位还位列习近平重要讲话精神之后。《经习近平主席批准关于新形势下深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的决定印发》的报道中是这样描述的,“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深入贯彻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按照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布局……”

 

从官方的报道和评论看,“四个全面”更大意义的在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理论思想的国际化层面,或将成为中国软实力的重要一部分。在外交场合,本届领导人比以往更愿意对外强调中国特色而非顺应西方价值,同时也积极地推广中国的经验。“四个全面”即是中国特色的产物(坚定中国自信、立足中国实际、总结中国经验、针对中国难题,提出“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人民日报评论语),也同时可能作为一种对外推广的中国经验。

 

党报的系列评论第三篇就在文中引述邓小平的话表示“现在我们干的是中国几千年来从未干过的事。这场改革不仅影响中国,而且会影响世界”。2月27日,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则在人民日报理论版撰文《中国推动世界治理思想变革》。文章称,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历史终结论”和“文明冲突论”都陷入困境,西方各国疲于国内事务“救急”,无力提出新的系统性的治理思想。中国提出“四个全面”,在全球治理思想陷入迷茫之际,给出了一个占全球人口1/5的大国如何做到协同目标、手段、保障、主体四大要素,实现全中国人民同心协力为梦想而奋斗的回答。陈雨露在文中还称,四个全面是对世界治理思想的重要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张杨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