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张颐武:90后的长板与短板

2019/10/10 0:41:24

思想|张颐武:90后的长板与短板

欢迎阅读上观学习·思想

西湖一勺水,阅尽古来人/清·洪昇


张颐武,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任。从事中国当代文学、电影、大众文化和批评理论的教学与研究。著有《在边缘处追索》、《大转型》、《从现代性到后现代性》、《“新新中国”的形象》、《全球化与中国电影的转型》等,主编有《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文化发展史》等。


近年来,关于90后的话题开始浮出水面。从现实看,随着80后已经渐渐人到中年,中国青年的主力已经从80后转向了90后。对90后呈现的一些特点开始成为社会讨论话题,他们的职场表现、社会形象和生活选择成了社会关注的热点。

 

虽然以代际来划分人群确实存在一些局限,但这还是一个有价值的参照。因为一代人成长的环境不同,社会的发展状况不同都会给人们带来重要的影响。一代人成长的路径不同,会表现出更多的共同点和相似性,也会体现出和上下不同的几代人的代际差异性。今天的90后已经开始在社会的各个领域里彰显其存在,也会在未来对社会有更大的影响。这篇文章所做的也仅仅是一个简略的描述,供解放日报·上海观察(上观学习)的读者参考和探讨。

 

90后与80后常常并提,他们的共通之处在于都是独生子女一代。但90后不同的是,他们生长在中国发展更迅速、更富裕的历史阶段,又是完全生活在互联网时代的一代,也因此,他们整体受到的教育更多元,教养程度也更高;同时,接受信息的途径和信息量也非以往可比,更“见多识广”。因此体现出很多不同于其他年代人群的“长板”。

 

90后作为一个群体,当然身上也有一些共性的缺点,比如由于是独生子女和普遍生活条件的改善,他们受到的呵护和享受的资源很多,抗压能力却相对较弱,专注力也不够,与人合作的能力仍普遍有所不足。这也是让人关注的“短板”。这些可能需要他们在未来的成长中继续磨练。

 

正像人们所看到的,80后是和长辈有碰撞的一代,叛逆就是碰撞的表现。80后早期著名的代表人物如郭敬明和韩寒等人的作品,其实都和长辈们有所碰撞。郭敬明和韩寒两个人正是当时所谓80后的一体两面。

 

郭敬明可以说是以“消费的快感”为中心的“青春的反叛”。他的作品多数强调了都市青春生活的消费影响所造成的青春痛苦焦虑和欲望希望,如《小时代》系列和《悲伤逆流成河》等作品都是如此。他的影响相当大,而且通过他的一系列运作,80后文学的产业化成为现实。21世纪前十余年重要的一些80后作家,几乎都是他公司的签约作家,如落落、笛安等等。

 

而韩寒则以一些有争议的小说和当时流行的博客文章,完成了他的以“青春的反叛”为中心所创造的“消费的快感”。这两个人所代表的80后的全盛时期就是21世纪的最初十年,他们既是年轻人的偶像,也是文坛无法忽视的重要新力量。他们还是在和成年人对话中彰显了某种特异性的效果。这些作者当然未必能够代表80后的形象,但其影响力还是值得关注的。他们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80后初起之时的文化形象。80后由于生长在市场经济的早期,他们的生活和前几代人差异巨大,也有相对更多的观念上的碰撞和对话。

 

而90后则成长在市场经济相对成熟的时期,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他们的生活有了更多的自我世界,开始与长辈处于“平行线”状态,没有剧烈的碰撞。他们生活在互联网时代,接受的事物,如动漫、网络小说、网络视频和游戏等等,与长辈完全是两个世界。而90后并不愿和父辈正面交流这些事情,他和你保持一种平行,这是他们的特色,所以两者并没有产生剧烈的碰撞。

 

90后生活在中国发展比较顺畅的时候,温饱有余,受过较好的教育,没有遭遇大喜大悲,过着相对丰裕而平常的生活,日常生活中失个恋可能就是大事。他们的体验和前几代人不同,但同样有许多生活的挑战。与80后初出茅庐时渴望对话不同,90后在社会规则上相对偏于温和,他们顺应社会的主流要求,而另一方面又拥有一个比较丰富的精神世界。他们发展出来一个独到的世界,所以与他们相处,会发现有时候“语言不通”。

 

90后的卢思浩、张皓宸、沈煜伦、苑子文、苑子豪等年轻畅销书作者作品有相似性,和郭敬明韩寒已经大有不同。他们的新书在短期内占据了当当、京东等图书销售排行榜的半壁江山。90后作者笔下以篇幅短小、语言幽默与温和的小感伤相结合的方式来表现,这些作品有一点像过去所谓的“小小说”。

 

但他们的写作很接近短小的段子,用一个小故事来表现温情和感伤的混合,所带来的那种复杂的情绪。他们的写作主要集中在了网上。90后作家出来较晚,他们经历了长期的市场磨练,从写段子开始,对市场的运作很熟悉,有高度的敏锐性。他们作品中反叛性不足,就是生活的平常性,人物也是不好不坏,有点小感伤、小同情,又有调侃机智,似乎对社会看透了的感觉。没有大喜大悲,写的就是生活中相对小的波澜和小的故事,里面有迷茫、期望等等丰富情绪的细腻传达。其中有某种中等收入群体的后备军的特性。这种表达受到了年轻读者的欢迎。

 

这些作者的写作也是一种新的现象。而这样的90后展现在社会中的“能见度”,已经越来越高。他们的写作几乎也不为成年人所关注,形成了独特的青少年写、青少年读的另外空间。这其实反映了90后现状的一部分。他们对社会已经确立的主流价值相当认同,同时也发展了一个自己另外的文化世界和生活趣味空间。

 

从这个角度看,一方面,90后的国家、民族认同方面没问题,前段时间发生的“帝吧出征”事件令很多人惊讶,其实也是90后生活在中国大发展的新环境下的必然结果。

 

90后眼界相对开阔,见多识广,有的90后从小便去过很多国家,有更丰富的留学经历等等,其他的90后也是在网络和生活中相对活跃,有多样的生活经验和感受。他们对国家的认同来源于现实的认知和与其他国家的比较,对外国的一些东西有着“免疫力”,但他们的爱国常常有自己一套更为灵活的表达方式。他们往往表现得相对更“成熟”,更倾向于理性的思考和辨析。这也形成了他们在这方面的“长板”。

 

但另一方面,90后集体意识确实不够,如何合作、如何与人相处,这些具体问题的处理上,能力还相对不足。90后对比较机械琐碎、需要耐心专注的工作往往承受力不高,所以经常容易跳槽,这也是90后被诟病比较多的地方之一。但这实际与他们的成长环境有关。90后的成长环境总体来说比较好,对他们来说,这份工作不是非干不可,成长环境赋予了他们一种天生不怕的心态。

 

其实,90后更灵活、更敏感、更善于站在风口,尤其是在互联网创业方面,因为天然地跟互联网文化非常亲近,这是他们的本能。但作为年轻的一代,也应当去注重培养自己对待工作的专注力和持久力,毕竟很多行业是需要通过专注、坚持才能达到一定成就的。他们也在这方面暴露了某些“短板”。

 

从总体上看,一方面,90后基于现实选择比较理性判断事情,不太容易盲目冲动,这总体上是好的,体现了年轻人更加智慧地面对世界、面对自己。但另一方面,他们志存高远不足,比较关注自己的一套,容易自满。

 

历史是一个连续的过程,每一代都有自己的历史责任,继承与发展,是永恒的时代主题,前几代人把中国建设到这样一个程度,而90后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应该把国家带到一个更好的“地方”。

 

现在有些代际争论并不奇怪,因为中国社会变化太快了。往往在几年间就形成了一些不同的特点,但代际争论并不表示不同代际的人群之间有优劣之分,而是他们成长的社会环境不一样了,他们都有自己独特的“长板”和独特的“短板”。现在我们的代际争论往往是只看别人的“短板”,而对他们的“长板”缺乏认识。

 

其实,代际讨论也是一代人试图了解另一代人的过程。每一代人到了一定的年龄段,都自然会把老一辈身上合理的东西吸纳进来,社会舆论可以予以提醒,但不必过于担心。对90后的深入认识和了解,对他们的“长板”和“短板”,有更清醒理性的认知,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先有更多的理解,才会有更多的沟通和更多的激励和引导。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栏目主编:王多

图片编辑:周寅杰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邮箱:wangd035@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