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斗了十年今又签和解协议,法塔赫与哈马斯这次能真正走到一起吗?

2019/10/10 0:41:24

斗了十年今又签和解协议,法塔赫与哈马斯这次能真正走到一起吗?

据报道,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领导的巴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与巴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12日在埃及开罗签署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和解协议,标志着双方长达十年的政治分裂有望终结。

 

为何签署和解协议

 

据《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报道,在加沙局势不断恶化的压力下,哈马斯发现自己在中东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格局中需要寻找新的依靠。哈马斯长期以来一直依赖叙利亚和伊朗的支持。2011年阿拉伯之春发生后,哈马斯转向卡塔尔和土耳其。最近,卡塔尔遇“断交危机”,哈马斯不得不另谋出路,现在需要埃及的外交支持。今年9月初,哈马斯作出让步,宣布解散掌握加沙管理权的“行政委员会”,并同意由巴和解政府接管加沙并行使行政权力。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哈马斯高级成员萨利赫·奥利瑞在开罗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哈马斯决心结束与法塔赫之间的分歧,继续推进巴勒斯坦人民的团结。哈马斯新任政治局领导人伊斯梅尔·哈尼亚说:“我们将竭尽全力履行协议,让我们的人民在史册上翻开新的一页,永远消除我们的分歧”。他补充说,“最重要的是协议的落实”。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最近,一项巴勒斯坦民意调查显示,要求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辞职的巴勒斯坦人占67%,在加沙地区这一比例为80%。现年82岁的阿巴斯很可能将目光聚焦在他的政治遗产上,媒体推测阿巴斯不希望政治分歧成为自己执政生涯的污点。据报道,为体现和解努力,阿巴斯可能会在未来几周内访问加沙,这将是他十年内首次访问加沙,标志着一个重大转变。阿巴斯对法新社说:“我认为这是结束分裂的最终协议”。法塔赫在加沙的领导人扎卡里亚·阿尔·法库尔表示:“在开罗,我们几乎已经解决一切有分歧的问题”。值得注意的是,“几乎”是一个重要的关键词。

 

十年分歧酿人道主义危机

 

2007年法塔赫与哈马斯爆发冲突。哈马斯武力夺取了加沙控制权,法塔赫实际控制约旦河西岸地区。据报道,两大派系间的紧张关系在加沙造成了多起暴力冲突,当地人口大多依赖粮食援助。

据报道,长期以来,作为世界上人口最稠密、最贫困的地区,加沙一直在能源短缺问题上苦苦挣扎,加沙也正处于不断恶化的人道主义危机之中。联合国2014年的一份报告显示,由于水源缺乏、失业率高企、教育和医疗条件恶化,预计加沙到2020年将不再适合人类居住。

由于哈马斯今年3月成立“行政管理委员会”激怒了阿巴斯,阿巴斯向哈马斯施加财政压力,包括削减公务员工资、停止为加沙支付电费等,近200万加沙居民受到影响,使本就艰难的生活雪上加霜。在加沙,每天几乎有20个小时没有电力供应,夜晚一片漆黑,居民不得不依靠烛光生活。在加沙海岸,由于缺乏电力供应,海水淡化和污水处理厂无法正常工作,废水处理基本停止,污水流入地中海。另有超过6万名公务员无法正常工作,药品供应被暂停。

和解协议宣布后,当地居民走上加沙街头庆祝。当地人表示,长达十年之久的裂痕伤害了民族事业,他们迫切希望分裂局面快点结束。

当地人南姆·哈提卜说:“哈马斯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变通性。但还有很多棘手的问题需要解决,和解的另一面并不乐观”。对加沙边界的控制权是哈马斯和法塔赫主要的分歧之一。巴勒斯坦官员近日表示,该协议规定,一个月后,加沙将由一个由法塔赫支持的和解政府掌控。但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虽然哈马斯愿意放弃对加沙的行政管理权,但哈马斯没有表明愿意放弃对加沙的安全控制。巴勒斯坦政治分析人士格哈森·哈提卜表示,仅仅达成协议“不够好”,现在判断协议实施的可能性还为时过早。先前失败的谈判已经使人们心中的希望破灭。当地餐馆老板罗勒·埃利纳说,“我们已经失望过很多次了,不想让自己有太多的希望。”

预计新的和解协议将使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重新回到边境口岸,缓解人员和货物的流动。当地教师阿玛尔表示:“我们希望电力能立即恢复,这是正常生活的基础。我认为这将解决我们的污水问题。我们加沙人非常依恋大海,我们希望它能再次变得干净”。阿玛尔还说:“为了教育和医疗,我们希望看到出入加沙的人群自由流动,包括约旦河西岸、埃及和以色列。这些举措会让我们感受到这一和解协议是真实的”。

 

美国、埃及、以色列立场动机各不同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中东问题特使杰森·格林布拉特上周表示,美国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同时努力改善加沙的人道主义局势。格林布拉特说:“美国强调,巴勒斯坦政府必须明确承诺非暴力、承认以色列、接受以前的协议和双方之间的义务以及和平谈判”。

据报道,哈马斯政治局领导人伊斯梅尔·哈尼亚表示新的和解协议由埃及斡旋达成。西奈半岛与部分动荡的加沙地带接壤,埃及领导人非常清楚确保这一地区安全稳定对自己有多重要。此前,埃及就在推进这一和解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2011年5月,在埃及斡旋下,法塔赫与哈马斯曾在开罗签署和解协议。2014年6月两派组建和解政府,但其后和解协议未能落实,和解进程被搁置。

哈马斯夺取加沙控制权后,以色列便以安全问题为由加强对加沙封锁,严格限制人员和物资进出。2014年加沙冲突后,为防止武装人员利用水泥建造用于袭击以色列的地道,以色列对进入加沙的水泥实行极为严格的控制,导致冲突中受损房屋重建和修缮工作步履维艰。

据《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报道,上周,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表示,他“不准备接受以以色列为代价的假想的绥靖政策”。据法新社报道,内塔尼亚胡强烈谴责这一协议,称将使以色列的和平“更加难以实现”。据CNN报道,以色列最大的担忧可能是哈马斯的武装力量,阿巴斯也一样。除非哈马斯解散武装并承认以色列的存在,否则以色列政治家不太可能把此次和解视为和谈桌上的重要棋子。

 

哈马斯武装成“房间里的大象”

 

哈马斯领导人顾问阿哈迈德·约瑟夫告诉《纽约时报》,法塔赫和哈马斯还没有明确指出一些长期存在的问题如何解决,比如2.5万名卡萨姆旅军事人员未来的命运如何(卡萨姆旅是哈马斯的武装派别,一直是阻碍双方和解的最棘手的问题之一)。哈马斯曾被以色列、美国和欧盟列为恐怖组织,后者恐怕很难支持包括哈马斯在内的联合政府。接近和解谈判的官员说,双方同意设立委员会以解决悬而未决的细节问题。但是在过去,这些机制很快就陷入僵局。《商业内幕》网站评价此次和解并没有谈及“房间里的大象”。

哈马斯的武装是哈马斯与法塔赫关系的一个主要的症结所在。据报道,哈马斯官员已经向法塔赫谈判代表保证,作为协议的一部分,武装力量将保持低调。目前还不清楚“保持低调”是否会让阿巴斯感到满意,也不清楚这一争端是否会再次出现。

巴勒斯坦各派系计划于下月开会讨论其他问题,比如举行拖延已久的总统选举。巴勒斯坦国家倡议秘书长穆斯塔法·巴尔古提表示:“这是一件好事,是积极的,但这仅仅是开始”,“接下来的几周非常关键,因为已经达成的协议必须得到落实”。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